?首页?
? >? 资讯中心? >? 重点报道
【新春走基层】“老黄牛”范林文的老挝生活记
来源:成都院 作者:李爽 邱云 时间:2020-01-20 字体:[ ]

历经1357个昼夜的煎熬与拼搏,2019年12月26日,成都院监理的老挝南欧江一级水电站首台机组正式发电。发电仪式现场,工程建设者们抑制不住喜悦,挥舞旗帜,高声呼喊:“发电啦,我们发电啦!”

有个人站在队伍中,个儿不高,脸黑黑的,下巴周围一道浅浅的印——那是常年戴安全帽留下的痕迹。一向严肃的他,难掩兴奋。“行百里者半九十”,想到还有3台机组需要抓紧安装调试,他拉了拉身旁庆祝的年轻同事,又聊起下一步工作安排。

这个人,就是南欧江一级水电站监理部总监范林文。和他熟络的人,喜欢喊他“老范”、“范爷”。“老范”还不老,“范爷”不摆谱,大伙都愿意这么喊,对他就是一个字——服。

老范怕吃粉

老范能吃苦。

老挝南欧江流域水电工程监理项目,是成都院进入老挝市场的“第一次”。十载春秋,成都院人在这片寮国热土,苦行、苦守。

10年前,范林文与南欧江流域项目部项目经理刘建林接到任务,前往老挝南欧江二、五、六级水电站现场实地踏勘。初登老挝,终生难忘。此行任务艰巨且紧张,在短短一周内,必须从万象出发,行陆路过水路,横跨老挝四个省,行程1000多公里。

第一天徒步,对踏勘路线完全陌生,想着应该能较快完成任务,2人轻装简从,没带上水。顶着40多度的烈日,穿越热带雨林,殊不知一走就是3个多小时。一路上看不到一户人家,2人期间脱水多次,身上湿了干干了湿,白色的汗渍让衣服微微发硬。

“没想到你们搞监理的,看得这么细,走得这么深!四川人个子小,却这么能走!”同行人赶不上他们的脚步。

这样的徒步,不断辗转,持续了7日。这是对体力与意志力的极限拉练,遭遇旱蚂蟥和毒蛇也是常有之事。经过艰苦跋涉,他们拿到了现场第一手资料,扎实的作风为成都院一举获得老挝南欧江2个监理标。

老范怕吃粉。

时隔一年,老范带着团队再登老挝。南欧江二、五级水电站相距230公里,五级位于老挝最偏远落后的丰沙里省孟三番县。一行人如同“野人”一般,挤过帐篷、板房和当地吊脚楼。进场没有路,出行靠渔船,生活没有电,通讯全靠吼,能果腹的只有老挝米粉。

监理部总监助理李汉青回忆道,老挝米粉清淡寡味、油水较少,偶尔吃一次还行,有时连续一周每顿都是吃粉,饿了只能拿苹果充饥。四川人都爱吃粉,但这老挝米粉,成了真正的“伤心”凉粉。

老范长期饮食不规律,胃病非常严重。有一次痛得冷汗直冒,去医院输了好几瓶液,第二天又返回工地现场。现在的他一看到米粉,胃里就返酸水。

环境再苦,无人退缩,这是成都院开拓老挝市场的第一个项目,是成都院的“第一次”。

老范说,“做任何事情,第一次就要做好”。

老范犯难了

南欧江五级水电站,是一期开发中难度最大、条件最差、遇到困难最多的水电站,却也创造了老挝水电站建设的奇迹。如今,到过五级水电站的人,都会竖起大拇指。

逆袭翻身的故事总是精彩的,但背后的重重障碍与辛酸,只有真正跨过来了的人才会知晓。

时任南欧江流域发电公司总经理的蔡斌曾说,五级的工程难度、工期和度汛压力,是他30多年水电站建设经历中,未曾遇过的。

电站一开工,就面临料场无料可采的窘境,这也让工程的安全度汛“进退两难”。是否进行一期基坑开挖?在施工组织设计评审会上,专家们难以抉择。一旦开挖施工,若达不到度汛形象面貌,基坑将被淹没,经济损失惨重。如不尽快开挖,工期将至少推迟大半年。

会议一结束,范林文马不停蹄赶回工地,召集参建各方紧急研讨。其实,他心里已有考虑,坝址方圆60公里,他跑了无数次,发现了河滩料的用武之地。老范决定,充分利用天然河滩料,添加少量胶凝材料,将全断面碾压混凝土纵向围堰调整为胶凝砂砾石围堰,能加快施工,为工程安全度汛打下基础。

始料未及的是,南欧江流域遭遇枯期百年一遇的洪水。蔡斌要求范林文:“老范,这个月20日必须如期举行截流仪式。我请贴都发出去了,你看着办。”

一向坚毅的老范,“范”难了。

江水不断上涨,在短短4天内,要将龙口落差达9米的南欧江截断,99%不可能。老范凝思了片刻,誓要做到1%的可能。

经过4天4夜的奋战,19日凌晨,龙口终于合拢了,老范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会心地笑了。

凡事最怕认真二字。电站建设的几年里,老范“觉没睡安稳过,每天神经都是紧绷的”。他任劳任怨,老黄牛般地默默耕耘。老范爱去现场,事事亲力亲为。他说,“工程就像自己的孩子,每天亲自看看,放心些。”无论天晴还是下雨,在工地上准能看到老范蹙着眉头,四处踱步。

那些微小的进步和问题的解决,成了他执着坚守的动力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“孩子”慢慢长大,老范眉头舒展,很有成就感。

他常说,“只要认真,就会有收获,一切都值得”。他一直是这样做的,这就是老范。

 老范有点港

项目办公室的WIFI密码“20111121”,是一个特殊日期,这是老范带着团队扎根老挝的日子。大家多年都保持着这种默契。团队的凝聚力,往往能从细微的地方展现。

2016年,南欧江监理团队转战到一级水电站。当年羞涩的毛头小子们,蜕变为成熟的项目骨干。老范夸起自己的团队来,从不吝啬,说他们个个都是好样的,学习上进,特别能适应国外的土壤。

老范曾是施工单位的技术专家,有着多年丰富的施工经验。成功转型到监理行业,老范开玩笑说,那时候觉得当监理,有点“港”(厉害)。老范“浑身武艺”,却毫无保留,无论是对团队里的小年轻,还是对请教技术问题的承包商,都是交心交底、倾囊相授。

和老范共事,是一种幸福。别看他平日言语不多,不时冒出几句冷幽默,顿时能让气氛活跃起来。“江湖”里有老范的传说。他们说,老范身上散发着一种光芒,有种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。

“世上有很多东西,都可能被别人拿走。唯有知识和本事,学会了是自己的,能受益终身”,老范的这句话,影响了身边许多人。

曹科,合同管理部部长,算是项目部的“元老”了,毕业后便跟着先遣部队来到老挝,转眼8年过去了。曹科细致负责,是“一岗多职”的技术骨干。工程验收,他负责协调组织多方人员;合同管理,有他在,繁琐复杂的争议项目,也能进展顺利。曹科很拼,考取了在职研究生,拿到一级建造师证书,工作之余又在准备全国造价师考试。

如今任副总监的李汉青,身上的担子更重了。南欧江一级电站距离美丽的琅勃拉邦不远,是老挝政府和业主重点打造的标杆工程。李汉青忙得像停不下来的陀螺。白天处理完现场问题,晚上还在琢磨第二天工作怎么开展。睡不着,就去营地里散步,走了一圈,两圈……路灯下,他的身影渐渐拉长,心绪慢慢平静。他经常提醒自己,做任何事情前都要思路清晰、准备充足,凭自己的能力与努力,从容面对。

这批年轻人,为有老范而骄傲,也暗下决心,想成为老范的骄傲。

“有几年的春节没回家了?”范林文不敢算。都说老范是个“耙耳朵”(妻管严),老范说,自己亏欠妻子和儿子太多,亲人最需要的时候,也不能抽出身来,凡事多让着妻子罢,当个幸福的“耙耳朵”。

块块荒田水和泥,深耕细作走东西。老牛亦解韶光贵,不待扬鞭自奋蹄。老范不老,滚烫的胸腔内,跳动着对事业的热爱与激情。

老范,下一次见到你,又在哪忙着呢?


范林文犯了严重颈椎病,工作时需抬高电脑


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99棋牌-99棋牌游戏大厅